曾经治病救人的名药,如今致病害人的“毒药”

来源:SME科技故事

“槟榔加烟,法力无边”这句老话想必许多人都听过。大意是说两者一起食用的话,能让人产生前所未有的快感,但其实它们的致癌法力也相当厉害。

当槟榔和烟一起食用时,极容易造成口腔、咽喉、呼吸道、食道、肺部等损伤,对身体危害极大。

很多人知道香烟致癌,但却不清楚槟榔同样是头号致癌杀手。在那些将嚼槟榔作为一种传统习俗的地区,人们患上口腔癌或是口腔类疾病的机率爆增。

其中,最为严重的当属最爱嚼槟榔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地区。据调查,在当地大约每500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患上口腔癌。

他们的舌头和口腔黏膜会出现溃烂,产生的剧痛让他们根本无法咽下食物,甚至连开口说话都感到困难。

口腔癌本来不常见,但当地每年大约就有超过25000人因为口腔癌而死亡。

原本只是普通药材、能治病救人的槟榔也逐渐沦为了害人无数的凶手。这一切,都与槟榔产业肆无忌惮地牟利洗白自身造成的罪孽。

现代人可能不知道,在宋朝之前,槟榔一直是以名药的身份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

比如在晋代陶弘景的《名医别录》,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都有对槟榔药用价值的记述。

那时槟榔大致的功效是:“驱虫、消积、下气、行水,属驱虫药。”

这得归功于槟榔里面的槟榔碱。它可以起到杀虫、消积的作用,尤其能使蛔虫中毒。同时,它也可以增加肠蠕动、收缩支气管、减慢心率及引起血管扩张、血压下降等。

所以,人们甚至认为它能驱除南方所谓的“瘴气“,并将槟榔与益智仁、砂仁、巴戟天列为四大南药。而槟榔作为南药之首,也足以说明其在医药界的地位。

最重要的一点是,当时人们只是纯粹为了健康才选择食用槟榔。

不过,到了宋朝之后,槟榔的用途开始慢慢有了转变。

他们意外发现只是单纯嚼槟榔,就能感到兴奋异常,精力充沛,甚至产生了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种神奇的体验,让许多人沉迷于此,一有机会遇到槟榔更是不嚼不快。自此之后,槟榔从药房走向了普罗大众,嚼槟榔还一度成为达官显贵的标配。

但其实槟榔并不是所有人都消受得起,有些人从第一口就开始感到如鲠在喉,感到胸闷无法呼吸。

时代变迁,嚼槟榔这一习俗在我国的海南、湖南等地区保持了下来。

它还像酒文化一样成为了一种社交礼仪。

就比如当两个朋友见面,他们会热情地从兜里掏出两块槟榔,有点像敬烟似的一块递给对方,一块自己塞进嘴里。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津津有味地咀嚼着,颇有嚼得不尽兴就不是朋友的滋味。

事实上,槟榔产生的兴奋感和成瘾性才是最深入人心的特质。槟榔中含有多种生物碱,它最主要的是槟榔碱和槟榔次碱。它们如尼古丁里面的烟碱一样会对人体机能产生影响。

槟榔碱先是刺激内源性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的分泌。之后让人的脑垂体释放更多的促肾上腺皮质激素,从而让肾上腺产生更多的肾上腺皮质激素。

简单来说,就是这些碱进入人体后会让人兴奋并容易上瘾的感觉。

所以,槟榔也渐渐地成为大众的嗜好品,并荣升为重要的经济作物。

就比如过去在巴布几内亚地区,政府大力支持槟榔业的发展,嚼槟榔一度成为当地的热潮。

在这个总共人口750万人的国家,有一半的人在经常性地嚼槟榔,甚至连小孩从6岁就开始吃槟榔了。

而就是在这种全民狂欢下,槟榔正暗自发挥自己另一种更为强大的法力。

这些爱嚼槟榔的人当中,有些人的口腔出现了莫名有种烧灼感。接着在口腔上开始长起了水疱,慢慢破溃后形成了常见的溃疡。

同时,它时不时还会伴随着口干舌燥等症状,任凭喝多少水都无法解渴。他们还会丧失部分味觉,吃什么都感到索然无味。

这些症状都在表明了这些人不幸患上了一种慢性口腔疾病——口腔黏膜下纤维化。

到了后来,严重的患者就连张口嘴巴、打个哈欠都觉得很困难,基本上一动嘴巴就疼痛难忍了。即便能用药物暂时缓解了痛苦,但它给人带来的依旧是无穷无尽的折磨。

更为致命的是,这种口腔黏膜下纤维化是癌前病变的一种,有些患者最后会变为口腔癌。

除了这些癌前病变以外,光是嚼槟榔就能直接造成口腔癌的发生。其实口腔癌并不常见,但槟榔嚼上十几二十年,是很可能患上这可怕的疾病。

一般情况下,我们的口腔黏膜细胞都会自动更新,自己老去的细胞才会脱落死亡。

然而槟榔里的槟榔碱能刺激我们的口腔黏膜细胞,直接地促使这些上皮细胞在短时间内凋亡。同时,人们在咀嚼过程中,槟榔里自带的粗糙纤维也极容易刺伤口腔黏膜。这种经常性的损伤也极其容易引发细胞的不正常增生。

这些异常的病变过程也使得人体患上口腔癌的机率增加了。要知道,一旦患上口腔癌,会使这些患者受尽漫长的折磨。

首先,他们的舌头和口腔黏膜会出现溃烂,产生的剧痛让他们根本无法咽下食物。为了维持营养,他们只得无奈地躺在床上靠流食或者是静脉来进行供给。

即便能通过外科手术减少了些许生理上的痛苦,但因手术导致的毁容更是容易让患者痛不欲生。

所以,早在 2003 年,WHO下属机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IARC)就在搜集了台湾、印度和巴基斯坦等7个国家和地区的上百篇槟榔研究报告后,认定槟榔为 1 类致癌物。

或许有人会辩驳道这些说法并没有在科学上百分百确定,但退一万步讲,长期嚼槟榔着实会让人变丑。

曾流传了一则有趣的新闻,逃亡十三年的嫌犯因为吃槟榔变成了樱桃小嘴,给警察的抓捕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无论是真是假,这还真的很好地诠释了槟榔的“整容”功效。

这是因为我们在咀嚼像槟榔这种硬邦邦的食物时,会使得咀嚼肌变大。这样一来,当两颊的肌肉变大的时候,就是连瓜子脸变成国字脸都不成问题了。

另一方面,长期咀嚼槟榔的话,还会直接对牙齿造成磨损,像香烟一样让牙齿变黑变黄。那些由于槟榔引发的牙龈疾病、口腔溃烂、牙齿变色、胃炎,更是不计其数。

虽然科学界关于槟榔与口腔癌相关的证据越来越确凿,但是槟榔行业可没那么容易就范。

一些槟榔的利益相关者就直接辩驳:槟榔是不会致癌的,恰恰相反槟榔还能防癌。

其中,更是有人偏激地宣称,槟榔可是珍贵的药材,能使人长命百岁,永远不会有肠胃疾病,更加不用担心肠胃的癌症。

另外,吃槟榔者不会有寄生虫,从皮表到肚子里,任何寄生虫都不敢靠近。

槟榔碱能加快心脏的搏动,冲洗血管,甚至还能壮阳。

总之,将它曾经作为珍贵药材的好处夸大,还转身用上了有病治病,没病强身的一贯套路。

同时,他们也认为这并不能直接证明槟榔能致癌,毕竟医学界尚未找到绝对的原因。

而那些患上口腔癌,口腔疾病以及变丑的倒霉蛋全是因为:他们自己吃槟榔的一些不良习惯造成的。

但研究槟榔致癌的专业人士认为:大量证据证明:不管怎样嚼槟榔,又或是有没有直接病因,也应将槟榔和口腔癌、口腔方面的疾病看做是强相关关系。

然而,这些研究数据并不能一举推翻槟榔安全防癌的论断。

庆幸的是,现在槟榔大国开始行动起来了,比如说槟榔消耗大国印度,槟榔包装上就有极其显眼的有害标签。

同样作为槟榔产地的我国台湾省,卫生部门也一直在竭尽全力地宣传戒嚼槟榔的健康观念。

就连巴布亚新几内亚人的前首都市长,了意识到危害,直接颁布了禁令,还设立了“全国无槟榔日”。

尽管这位市长因此被赶下了台,也仍然无法改变全民嚼槟榔的现状,但伴随着这些呐喊,总算是唤醒了一些民众。

反观我国内的槟榔,生产销售并无标准,在包装上也没有做出警示。

它仅作为普通食品进行生产和销售,一些品牌的槟榔包装袋上,甚至印了“耐嚼不伤口”的广告词。

随着槟榔商品化,包装、加工、保鲜工艺成熟,我国的湖南、海南依旧是槟榔的消费大省。

而嚼槟榔可以给人带来快感,让人产生依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了咀嚼槟榔的行列中来。

据相关数据显示,槟榔成品在我国的消费人口已超过6000万人,销量保持每年20%的增长速度。

这意味着,槟榔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经济效益。

曾有权威媒体先全面报道了槟榔致癌的危害,但不久后又大肆报道槟榔产业给农民带来的经济价值,如此矛盾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不小的社会命题。

槟榔无疑给一些地区带来了经济发展,可它的致癌却使得人们不得不慢慢抛弃它?这就好似工业上那种“先污染、后治理”的一贯套路。

只不过不同的是,嚼槟榔更像是个体选择的问题。

它不像是环境污染那样受害的是一群人,而是一个个体在承受着疾病折磨的痛苦,甚至死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allbet体育平台_官网VIP专网 » 曾经治病救人的名药,如今致病害人的“毒药”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