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转债市场大赏:债王超越茅台 强赎刺穿泡沫

在2020年最后一天,专门针对可转债的一部规章《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压轴登场,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一年,有转债凭正股走牛超越股王,有资金兴风作浪炒小炒低,有强赎公告釜底抽薪,自然就有监管出手完善规则。

转债曾被视为低风险品种,但随着资质下沉、市场散户化,炒作风险也在增加。与此同时,监管规则也在不断完善,转债市场还将砥砺向前。

防疫类转债表现亮眼 债王超越茅台

2020年春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千股齐跌、百债翻绿,但防疫类转债一枝独秀。随着疫情变化,防疫行情全年不时上演。

2020年,口罩债振德转债最高涨至868元,主营医疗工程的尚荣转债全年涨近40%,再升转债曾因熔喷布概念而4天大涨175%,新天转债因踩中疫情应急药品概念曾单日涨近100%,全年涨约31%。

所有防疫概念转债中,英科转债表现最为亮眼:2020年全年涨近1800%,价格超越贵州茅台。英科转债发行人英科医疗生产PVC手套与丁腈手套,为重要防疫物资,在全球供需不对等的情况下,英科医疗净利大增,正股也成为A股涨幅王,2020年累计涨逾900%。

来源:Wind

炒作此起彼伏

“无涨跌幅限制”叠加“T+0”,转债市场常常被炒作资金当作猎场。一开始,转债炒作依靠正股涨停、热点题材,但随着投机资金增加,变成直接“硬炒”小盘债。

2020年2月至3月下旬,结构性行情频现,口罩、抗疫药、特斯拉、新基建等热点题材轮番上阵,相关转债被游资盯住而遭到爆炒。

2020年4月中旬,借着A股反弹,转债炒作又起。最典型的当属横河转债,发行人提示资金炒作风险后,依旧大涨逾50%。

2020年8月中旬,A股表现较为平淡,转债上市大热带动老券被炒作,曾上演“3分钟6只转债‘熔断’”戏码。炒作对象以小盘债为主,降温较快。

2020年10月下旬的炒作最为突出:持续时间长、涉及个券广、“熔断”密集度高、偏离正股程度大。当月22日,19只可转债因大涨触发“熔断”。但分化也很快出现,23日,向上、向下两种“熔断”潮并存,转债市场上演“冰与火之歌”;27日,转债市场分化加剧,今天转债、晶瑞转债上演“一秒天地板”。

2020年10月23日盘初“熔断潮”

来源:Wind

强赎刺穿泡沫

炒作往往导致转债的转股溢价率飙升。如果遇上强赎,泡沫被无情戳破,往往留下一地鸡毛。

2020年3月上旬,再升转债曾在4个交易日内累计上涨175%,处于低位的溢价率也随之升高。2020年3月9日晚间,再升科技发布强赎公告;10日,再升转债开盘跌30%,尾盘恢复交易后,3分钟内跌幅扩大至53%。

泰晶转债由于转股溢价率更高,强赎引起的崩塌更剧烈。2020年5月6日收市时,泰晶转债转股溢价率高达170.83%,当晚,泰晶转债公告强赎。次日,泰晶转债暴跌近50%。

来源:Wind

监管出击 规则调整

转债炒作风险频发,监管部门也在采取措施应对。

2020年3月下旬,沪深交易所就对个别转债进行了重点监控;当年7月,沪深交易所下发通知,要求转债投资者签署《向不特定对象发行的可转换公司债券投资风险揭示书》;10月末,深交所发布《关于完善可转换公司债券盘中临时停牌制度的通知》,涨幅达到或超过30%将被临时停牌至14:57。

2020年10月下旬,证监会起草制定了《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时隔仅两个月,12月31日,《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正式出炉,2021年1月31日起施行。

来源:证监会

打新收益近5年最高 新债上演“熔断潮”

相比于二级市场上的搏杀游戏,参与转债打新并在上市日卖出是更稳妥的做法。

2020年,转债上市首日开盘均价约120元,较2019年提升约10%。

数据来源:Wind

2020年上市日转债开盘价均值高峰出现在7月和11月,月均值分别约126元、124元;低谷为5月、9月和12月,月均值分别约为117元、116元、111元。

数据来源:Wind

2020年还多次出现“上市首日熔断潮”。2020年1月10日,6只转债上市,4只开盘涨超20%;11月4日-18日,共有11只转债上市,每只都开盘大涨并触发“熔断”,11月16日,4只新债开盘集体“熔断”。

中签率走低 打新竞争激烈

打新收益颇丰,但中签却很难。2020年上市的转债,网上中签率均值创历史新低。

数据来源:Wind

2020年上市的转债中,有18只网上中签率低于十万分之一。其中最低的是乐歌转债,中签率仅0.0002%。

数据来源:Wind

网上打新火爆,网下申购稀少。2020年仅有搜特转债、大秦转债开启过网下申购。有业内人士表示,正是由于网上打新难、缺乏网下申购渠道,很多机构都不得不在二级市场上“抢筹”。

见证分化:“熔断”到破发

打新收益颇丰、“熔断”潮不断,但转债市场的分化一直都在。

2020年末,新债上市接连破发。2020年12月22日,海波转债盘初大涨“熔断”,但复牌后跌破面值,成为2019年12月以来首只上市日收盘价低于面值的转债;12月28日,万顺转2、北陆转债上市,开盘破发,这是为2019年8月以来的首次;12月29日,润建转债上市,开盘跌破面值。

新上市转债接连破发,持续超过一年的“打新躺赚”戛然而止。这背后的原因,一是债券违约风险冲击转债市场;二是股市分层导致个券分化。

以月末作为观察时点,在2020年12月末,200元以上、80元以下转债只数差距最大。

数据来源:Wind

除了强赎、破发还有别的风险

2020年5月25日起,辉丰转债暂停上市,成为首只暂停上市的可转债。其正股*ST辉丰近年爆出环保违规、虚增营收以及信披不准确等问题,还因为连续两年出现亏损被“戴帽”。

由于正股价格持续低于转股价格,辉丰转债回售条款在2020年6月初触发。在此之前,发行人已经提示,这次回售存在资金不足风险。

辉丰转债险些成为首只违约可转债,最后发行人还是按时支付了回售资金。

来源:公司公告

不过,如果*ST辉丰因未满足业绩要求而退市,辉丰转债仍有可能成为首只因正股退市而直接退市的转债。未来,随着退市制度的完善,转债退市风险也将随之而生。

2021:能否再壮大?

2020年,转债市场继续扩容。据中证君统计,2020年全年共发行195只公募转债,规模合计为2668亿元。年度发行只数创下新高,品种也日渐丰富。当前转债市场上还罕见地存在“一二代转债”并存的现象。例如,山鹰转债和鹰19转债,赣锋转债和赣锋转2,桐昆转债和桐20转债等。

虽然2020年再融资新规落地,上市公司通过定增融资更加便利,但转债仍有“不会立即摊薄股权”“对信用评级要求更宽松”“暂时没有锁定期”等优势。

招商证券尹睿哲团队预计,2021年转债发行规模仍可维持在2000亿-3000亿元之间。从2020年针对转债市场出台的政策来看,主要目标都在于规范转债市场的发行与交易规则,从本质上仍然是鼓励企业选择转债进行融资;目前待发转债的储备较为充足,共有超过2700亿元的待发行规模;2020年新券预案稳步增长;若2021年股市承压,转债退市节奏与规模或低于2020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allbet体育平台_官网VIP专网 » 2020年转债市场大赏:债王超越茅台 强赎刺穿泡沫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