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战争中 苏联对中国的帮助到底有多大

来源:兵工科技

20世纪50年代发生的朝鲜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第一场大规模的局部战争,交战双方都付出了巨大代价。据朝鲜和中国方面公布,自1950年6月25日至1953年7月27日,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共毙伤俘敌军109.3万余人,其中美军39.7万余人,南朝鲜军(韩军)66.7万余人,英法等其他国家军队2.9万余人;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共伤亡、失踪、被俘62.8万余人,其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伤亡、失踪、被俘36万余人。在这些统计数据中,从来都没有提到苏军的伤亡。其实,苏联作为朝鲜的另一个近邻,以及当年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不仅参与了抗美援朝战争,而且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向中国人民志愿军提供武器装备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军介入参战,迅速将战线推向鸭绿江边。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出兵朝鲜后,立即着手武器装备的准备。1950年10月10日,周恩来、林彪抵达莫斯科,随后乘飞机到黑海与斯大林进行会谈,请求苏联提供支援。这是中苏高层领导人的会谈,只是意向性的谈判,没有具体形成清单。11月7日,毛泽东主席致电斯大林,请求苏联在3个月内向中国提供用于朝鲜作战的12个军36个师的步兵武器装备。随电开列供货清单:苏式步枪14万支,子弹5800万发;苏式自动步枪2.6万支,子弹8000万发;苏式轻机枪7000挺,子弹3700万发;苏式重机枪2000挺,子弹2000万发;飞行员用手枪1000支,子弹10万发;TNT炸药1000吨。

1951年2月1日,周恩来与苏联驻华总军事顾问沙哈罗夫大将分别代表中苏两国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苏联向中国政府提供军事贷款的协定。该协定确定:苏联向中国提供12.35亿卢布的贷款,用以购买中国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所需要的军事装备、弹药和铁路器材。该协定还规定,中国从苏联得到的军事订货价格,以1950年10月19日中国出兵抗美援朝为界。此前的所有军事订货以全价付款,此后订单中的军事装备与弹药订货以半价付款,铁路器材的订货以七五折付款。

苏联向中国提供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包括志愿军空军先进的喷气式战斗机米格-15

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后,苏联履行了提供武器装备援助的诺言。1950—1951年,中国有偿接收苏军12个航空兵师的装备,从苏联进口了36艘鱼雷快艇。1953年6月4日,中国与苏联签订了进口(含转让制造) 81艘舰艇的协定。1951—1954年,中国从苏联进口了60个步兵师的武器装备、36个步兵师的轻武器。朝鲜战争是一场现代化战争,“联合国军”装备先进,继续使用解放军的旧、杂武器装备,对志愿军作战是非常不利的。因此,对于工业基础极其薄弱的新中国来说,苏联的武器装备援助可真是雪中送炭。

配合中国人民志愿军作战

朝鲜内战爆发时,人民军和南朝鲜军都是以陆军为主,而陆军又以步兵为主。人民军从地面向南推进,战斗意志是主要优势。1950年6月27日晚间,美军第一批作战飞机飞临朝鲜上空。28日上午,更多的美军飞机蜂拥而至,对朝鲜三八线以南地区的目标狂轰滥炸。美国甚至动用B-29战略轰炸机执行战术攻击任务,不管发现军事目标还是民用目标,一律予以攻击。与此同时,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战斗编队开进台湾海峡,对朝鲜半岛进行海上监视。美军的介入,使朝鲜战争由地面战争变为立体战争,人民军顿失优势。

中国在请求苏联提供军事援助时,始终把空军支援作为重要条件提出来。苏联领导人也充分认识到制空权的重要性,答应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提供空中作战配合。

苏联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空军,是颇为神秘的第64歼击航空兵军。第64独立歼击航空兵军的前身,是在抗美援朝之前率先抵达中国东北地区的莫斯科军区近卫第5航空兵师,以及随后抵达的第28和第50歼击航空兵师。该军军部设在沈阳,首任军长伊万·别洛夫少将(原151师师长)。组建初始,该军辖151歼击师(辖28、72团)、50歼击师(辖177、29团)以及新组建的第28歼击师(辖139、67团)。此外还辖航空技术保障师、高炮师、探照灯团及其他的战勤保障部队。从1950年11月组建,到1953年7月结束在朝鲜的战争,在近3年的时间内,先后有15个航空兵师(10个歼击师、4个高炮师、1个航空技术保障师)在其编成内轮流参加朝鲜战争。轮番参战的空军人数总计为72000人,1952年最多时达到25000~26000人。

第64歼击航空军第50航空兵师的部分飞行员合影

早期但在兵力的使用上,苏方仍非常谨慎。给他们规定的任务是负责保卫东北的工业和行政中心,对侵袭我国领空的美国飞机进行拦截,但严令禁止越过中国边界。此限令是为防止飞机被击落、飞行员被俘而暴露苏联直接参战的秘密。另一个任务是利用雅克-11、雅克-17歼击机为中国飞行员做先期培训,而后改装米格-15歼击机。

因为要保守参战的秘密,从满洲里入境后,所有苏联军人,均着中国军服、使用中文标记的“志愿者,俄罗斯人”的身份证件、所用战机也一律喷涂中国空军军徽,还规定在战斗飞行时指挥员和飞行员不准使用俄语。

1950年11月1日,这一天是苏联空军直接参加朝鲜战争的第一天。苏军151师28团、72团各出动几个中队,升空寻找战机。午后12时许,在安东地区上空,28团飞行员费奥多尔·奇日中尉击落1架F-51“野马”歼击机,首开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的战绩。午后14时许,中尉西米尼奇·谢苗·菲得洛维奇击落1架F-80喷气歼击机。开战第一天151师取得了击落2架敌机,而自己无伤亡的战绩,中尉西米尼奇·苗·菲得洛维奇因首开击落敌喷气歼击机的战绩被授予红旗勋章。

最令第64歼击航空兵军感到骄傲的战例发生在1951年4月12日的鸭绿江铁桥上空的空战。当天美国空军出动152架飞机对安东鸭绿江大桥及其附近地区实施大规模轰炸。其中B-29轰炸机72架、护航歼击机80架(F-80和F-84歼击机48架、F-86歼击机32架)。苏联空军第324歼击师在师长阔日杜布的率领下,60架米格歼击机全部投入战斗。在40分钟的空战中,苏、美双方飞行员殊死拼杀,苏军以少胜多,共击落美机14架,其中B-29轰炸机10架、F-80歼击机4架,而自己毫无损失。第324歼击师在天空中书写了大机群作战的范例。第324歼击师,扬名朝鲜战场不仅是因为其师长为二次世界大战击落敌机62架的顶级王牌飞行员、3次荣获苏联英雄称号的阔日杜布(后为苏联空军元帅),还因其统率的324歼击师在1950年12月至1952年1月参战期间,共击落美机258架,名列各参战师战绩之首。

第64歼击航空军居个人战绩首位的是苏联英雄,击落敌机23架的“王牌”飞行员、324歼击师196团团长叶夫根尼·格奥尔基耶维奇·佩佩尔亚耶夫上校。他还将一架美军最新型战机F-86喷气式战斗机击伤迫降,成为苏军在朝鲜战场获得的最珍贵的战利品。个人战绩位列第二的是303歼击师17歼击团团长助理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苏佳金,在66次空战中,取得了击落敌机22架的战绩,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苏联红军在抗美援朝作战中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据苏联档案公布,苏联志愿空军在朝鲜战场上损失飞机335架、飞行员120人;苏军航空编队共损失299人,其中军官138人,士兵161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64独立歼击航空军的飞行员安葬在中国大连旅顺苏军烈士陵园,当地地方政府设有专门机构来负责看护这个陵园。

帮助年轻的中国空军成长

第64独立歼击航空兵军还有另一项重要的战斗任务是引领和协助年轻的中国空军作战。1951年9月20日,在苏联空军帮助改装米格-15歼击机的志愿军空军正式出动作战,第64独立歼击航空兵军增加了一支共同作战的劲旅。在共同作战的初期,为使中国空军尽快在战斗中锻炼成长,主要的危险的战斗任务由第64独立歼击航空兵军承担,在F-86歼击机掩护下的大批轰炸机来袭时,他们负责打头阵,中国空军的飞行员负责增援。对付小股敌机,让给中国飞行员来打,他们负责掩护。如中国飞行员遭到敌人的追击,他们负责对追击的敌机进行拦截。在复杂的气象条件,64独立歼击航空兵军则单独执行任务。

在安东机场地面准备的米格-15歼击机

2000年2月,在朝鲜战争中击落敌机9架的一级战斗英雄、空军前司令员王海上将在回忆录《我的战斗生涯》中写道:“战争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还相当年轻、弱小,空战主要是苏联空军打的。后来的大机群作战,特别是与F-86大机群作战,仍由苏联空军唱主角,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协同其完成作战任务……没有苏联空军的大力支持,中国人民空军就不会发展得那么快,志愿军空军也很难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王海司令员这一段叙述,准确的概括了苏联空军64独立歼击航空军在朝鲜战争中所起到重要的历史作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allbet体育平台_官网VIP专网 » 抗美援朝战争中 苏联对中国的帮助到底有多大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